2015f1巴林站正赛 从平昌冬奥冰球馆尴尬冰裂看冬奥场馆赛后如何延长“寿命”

2020-02-19 网络
浏览

  

2015f1巴林站正赛 从平昌冬奥冰球馆尴尬冰裂看冬奥场馆赛后如何延长“寿命”

  近日,2020年U20世界男子冰球世青赛乙级B组比赛在韩国江陵冰球中心进行,在中国队对阵克罗地亚的比赛中,场馆内出现了尴尬的一幕,场地内一块冰面突然开裂,比赛不由得暂停,经过组委会检查,冰面难以在短时间内恢复,比赛被迫转移至另外一片场地内继续进行。两年前,江陵冰球中心曾承办过平昌冬奥会的冰球比赛,而昔日的冬奥场馆出现这样尴尬的画面,也让韩国国内更加关注平昌冬奥场馆的赛后维护利用问题。

  由人及己,还有两年左右的时间,北京冬奥会就将到来,目前多个场馆已经建设完工并投入使用,按照计划,今年北京冬奥会场馆建设完工率将达到90%,冬奥场馆筹备工作正在稳步推进中,在点赞中国效率的同时,不少人也放眼长远,思考着这些冬奥场馆的赛后利用问题,而北京冬奥场馆究竟是如何考虑并规划的呢?

  一直以来,奥运场馆寿命短都是困扰很多办赛地的难题,当一届奥运会赛事举办过后,耗费巨资建设的场馆就面临运营、维护、再利用等诸多方面的压力,以及随之而来的财务压力,导致奥运场馆在赛后闲置或荒废的案例并不少见。有鉴于此,不少城市对于举办的奥运热情也在下降。在此背景下,国际奥委会在2014年底通过了《奥林匹克2020议程》,这份引导奥林匹克运动改革的文件聚焦的一大议题就是奥运会的可持续性,其中就包含奥运会后场馆利用与可持续发展问题。

  北京冬奥会是《奥林匹克2020议程》发布会,首届能够从申办、筹办到举办全过程践行该文件的奥运会,因此,北京冬奥会一直将可持续性视为办赛的核心理念和基础性原则,积极寻找可持续性发展的方案。一年前,北京冬奥组委还发布了《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遗产战略计划》,希望将这届冰雪盛事的影响力延续,创造体育、经济、社会、文化、环境、城市发展和区域发展7个方面的丰厚遗产。

  而这种可持续性理念在北京冬奥会场馆建设方面也体现得尤为突出。2022冬奥会时的北京赛区就最大程度上利用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留下的遗产,北京赛区所需要的13个竞赛和非竞赛场馆中,仅国家速滑馆一座竞赛场馆是新建,其中有11个场馆都是由2008年奥运场馆改造而来。在新建或改造过程伊始,场馆赛后利用问题就被规划起来。北京冬奥组委体育部副部长王艳霞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我们参考了历届冬奥会的建设和成果。在场馆建设上,我们从规划之初就将后续利用考虑在内,每一个场馆都有自己的遗产计划。”

  今年1月中旬,北京市重大项目办党组书记王钢参加访谈节目时表示,冬奥场馆建设过程中引入了优质的运营团队,这样的运营团队非常专业,既有建设设计团队,也包括运营团队,在场馆规划设计之初,后者就从长远角度开展赛后运营工作,这为后奥运的场馆反复利用、综合利用和持久利用打下根基。

  具体而言,比如在北京奥运会原射箭场和曲棍球场两个临时场馆基础上投资建设的国家速滑馆,在2022冬奥会后,其就将成为以冰雪运动为特色的新体育综合体。据悉,赛后这座场馆将实现四季运营,这也将是北京首座全年不间断、向大众提供开放服务的冰上场馆。一方面其能够继续举办国际级冰上赛事,同时也满足2000余名市民进行大众冰上活动。据了解,国家速滑馆1.2万平方米的冰面可以实现智能分区,从而应对速滑、花样滑冰、冰球等大众多样化的需求。

  延庆赛区的高山滑雪中心、雪车雪橇中心等场地在赛后也将注重赛事举办和大众体验两个维度。“延庆赛区的奥运赛场不光在赛后成为国家队和国内外专业队伍的训练基地,还将向外延伸建设多处大众滑雪道,并开发专门的大众体验赛道,打造山地体育休闲公园和户外运动体验基地,使整个赛区既成为重大赛事举办地,也成为大众滑雪中心。”北京冬奥组委规划建设部部长刘玉民今年1月参加访谈节目时讲道。

  刘玉民还介绍道,张家口赛区是国家级再生能源示范区,2015f1巴林站正赛目前正在着力打造这种低碳场馆,冬奥组委准备赛后在张家口来建设奥林匹克公园,除了赛场的设施以外,同时还要打造冰雪小镇。这也可以看出,北京冬奥会对于赛后运营和利用等问题拥有较为全面的规划,这能够给群众提供优质的冰雪运动体验。

  实际上,2022冬奥会场馆赛后利用问题也引起了不少专家学者的探讨,体育大生意阅读相关学术研究资料,归总出两点建议。其一是借助北京作为双奥之城的特殊身份以及大量奥运遗产,来开发好奥运旅游项目。众所周知,奥运会的举办本身就会拉动当地的体育旅游业增长,而后奥运,奥运遗产同样会让诸多游客慕名而来,这对于场馆运营来说是个不小的机会。

  2008北京奥运会后,鸟巢、水立方等奥运遗产就被打造成北京旅游的新打卡地点,这么多年过去,其所有取得的成就也显而易见。数据显示,2015f1巴林站正赛奥运后10年,鸟巢共接待了中外游客超过3200万人次,水立方接待游客也有超过2000万人次,这也为两所场馆带来不少的收入。而北京冬奥会后势必会有一些新的、有关于冬奥的地标景点出现,相关运营部门深入可以借鉴北京奥运会的成功经验来进一步制定相应的策略。

  其二是要坚持市场化和多元化经营策略。除了旅游门票收入外,场馆还需要开发更多功能,例如承办高端赛事、作为专业训练基地、开展群众休闲体育、承接大型文化和商业演出活动,开发餐饮等等,形成一个综合、多元化的业态模式,提升场馆的使用率,也增加营收的渠道。

  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后,其奥运遗产利用就被业界视为研究的标杆,其场馆不仅出色的发挥了体育场馆的本体功能外,还延展出来多种多样的经营项目,实现了市场化、多元化的运作业态。例如犹他奥林匹克公园就不仅是高水平比赛的场地,满足体育竞赛和训练的需求,在赛后其还成为了一个著名的娱乐场所和度假圣地,每年吸引了大量的游客前来参观游玩,这让场馆在变成城市休闲空间时也获得了最大的经济效益,从而让场馆的可持续运营得到保障。

  而我国的鸟巢在2008年奥运会后也逐渐摸索出来一条多元化的开发路径,2015f1巴林站正赛在凭借优质的硬件条件举办巴西-阿根廷南美超级德比、沸雪北京世界单板滑雪赛等重要国际赛事外,鸟巢还在文化演出、群众体育活动方面斩获颇丰,此外,鸟巢也在打造自身的品牌,并卓有成效。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鸟巢营收达到2.68亿元,覆盖固定资产折旧费、运营维护费、销售和管理费等运营成本,连续多年实现自主盈利,鸟巢为国内场馆运营方面提供了成功经验。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此前曾表示,中国完全有理由为自己的奥运遗产而感到自豪。如果能够将2022冬奥遗产妥善运营,这不仅能够为民族提供自豪的资本,也能为世界解决“奥运场馆寿命短”难题提供有力经验。